10月底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曾在港大旁听过因“辱国”而被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的梁颂恒的一场研讨会,由港大学生会与《学苑》编委会主办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注意到,因当时人大还未释法,那场研讨会的标题惊悚而激进:“直视北京:与香港共处的赤色幽灵”。在报名程序上,梁天琦12月5日的研讨会注明“活动只供本校学生会员及教职员参加,恕不招待公众人士及传媒,入场时必须出示学生证及门票做核对身份”。而梁颂恒的研讨会却无任何限制。【详细】
主要有这样几种:一是隐瞒政策,暗箱操作。由于惠农项目、资金落实方式各异,有些新增项目宣传不够,农民了解政策渠道有限,个别人员暗箱操作,以发补助、奖金的名义,将公款私分,导致农民无法或不能足额领到补助金。二是私自截留,挪作他用。由于涉农扶贫资金投入渠道多,资金流转涉及县、乡、镇、村,有的人员利用管理、分配、发放资金的职务便利,私自截留,或公款私存套取利息,或借给他人获取非法利益。三是弄虚作假,冒领侵吞。就是直接用虚造报表、伪造签字、欺骗审批等方式,虚列、虚增开支,冒领扶贫款占为己有。四是以权谋私,索贿受贿。一些资金或项目的负责人、经办人利用掌握保管、审批、分配发放资金的权力,借机向有关项目单位或个人索贿受贿。在这些犯罪中,贪污侵吞类型的犯罪最为常见和突出,2016年1至10月,全国检察机关共在涉农和扶贫领域查办贪污犯罪8888人,占该领域职务犯罪涉案总人数的65.7%。【详细】